膠州灣探得茜茜公主巡洋艦蹤影

         

  “伊麗莎白皇後”号軍艦與茜茜公主。

  邱玉勝

  潛水員下水

  聲呐探測     

    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和青島市文物局聯合開展了青島海域的近代軍事水下文化遺産調查工作,重點區域是膠州灣附近海域。自2011年開始,經過兩年的水下考古調查工作,考古人員在青島膠州灣海域、大公島、小公島海域發現了沉船遺存線索,經過圖片和文獻分析,初步推測其中1處極有可能是一戰期間沉沒的奧地利軍艦“伊麗莎白皇後”号。2012年度青島膠州灣海域水下考古調查工作入選“2012中國重要考古發現”。

   “伊麗莎白皇後”号一戰自沉膠州灣

  青島是水下考古的富礦。上世紀80年代末,中國水下考古剛剛起步,中國曆史博物館與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合作舉辦的第一期水下考古人員培訓班就開在了青島,共有11名學員,我是其中之一,當時山東就我一個。

  在青島廣闊的海域中,膠州灣海域之下蘊藏着豐富的曆史珍存。這裡是對外文化交流、海上貿易的重要區域。隋唐時期,官方把膠州灣的海口作為海上交通要道,與朝鮮互有往來。宋代貿易興盛,與日本、朝鮮在經濟文化交往上更加頻繁。膠州在1000多年前曾經是商賈雲集的“密州闆橋鎮”。北宋時期設立市舶司,闆橋鎮發展成為全國五大商埠之一、長江以北唯一的通商口岸、海關重鎮,這裡在東方海上絲綢之路占據了極其重要的位置。

  到了近代,這裡又發生了不少重大事件。1914年,日德兩個帝國主義國家在中國戰場上厮殺,使青島成為一戰期間唯一的亞洲戰場,膠州灣海域的海戰就是這次日德戰争的重要組成部分。《青島海港史》中記載,日本巡洋艦“高千惠”号、驅逐艦“白妙”号被擊沉;奧地利巡洋艦“凱撒·愛利·伊麗莎白”号、德國巡洋艦“克羅毛浪”号、炮艦“伊爾奇斯”号、“爾倫利克馬斯”号、“丢輪打特”号、“米卡爾及不遜”号、“亞格爾”号及水雷敷設船等30多艘軍用艦船在青島海域自沉,以防止軍備資敵,同時還起到了阻塞航道的作用。那以後,這些軍事遺存就靜靜躺在蔚藍的海底,成為曆史見證,等待重見天日的日子。

  其中,“凱撒·愛利·伊麗莎白”号是我們水下考古的一個重要搜尋目标。這艘奧地利的巡洋艦又稱“伊麗莎白皇後”号,是以奧皇弗朗茨·約瑟夫一世的妻子(也就是曆史上著名的茜茜公主)命名的,當時在奧地利就參與了很多海戰。八國聯軍攻打北京時,這艘巡洋艦也加入了西方列強的東征行列,參加了對天津大沽口炮台的戰争。戰争結束後,“伊麗莎白皇後”号一直沒有離開天津。這一時期,這艘巡洋艦上的軍官阿瑟·馮·雅諾克少校還曾把中國圍棋帶回國内,成立了全歐洲第一家圍棋愛好者協會。

  一戰前夕,奧地利軍隊作為德國的同盟軍,在遠東地區協助德國作戰,“伊麗莎白皇後”号就參加了德國對日“保衛”膠州灣殖民地的戰鬥。但這艘軍艦比較老了,船上的設備包括軍事炮等都卸到了陸地的炮台上,可以說已沒什麼戰鬥能力。1914年,日本封鎖海岸線後,“伊麗莎白皇後”号和德國其他幾條軍艦沉在了膠州灣口的航道上。後來日本占領青島後也打撈出幾條軍艦,但一直沒有“伊麗莎白皇後”号的線索,相關記載也很少。

德國士兵回憶錄提供坐标線索

  早在2010年,山東省水下文物普查時,就把膠州灣海域列入了調查重點。我們在青島市檔案館查閱資料,當年一名德國士兵在他的回憶錄中記錄了“伊麗莎白皇後”号沉沒的大概地理坐标。這個位置正好是在青島港的一個重要航道上,是膠州灣出黃海的口,湍急的水流無疑會增大工作難度。

  2011年的那次調查,連續工作了20多天。我們用多波束探測系統、側掃聲呐系統等設備在那片海域不斷地來回掃測,前期并沒有什麼明确的線索,大家盡管焦急,依然日複一日在大範圍内一點一點地探測搜索。直到有一天,探測人員興奮地告訴我,通過數據解讀、分析判斷,有一個點可能就是“伊麗莎白皇後”号的水下沉船點,這讓大夥精神為之一振。

  我們又圍繞這片區域詳細掃測,獲得的資料越來越明晰、豐富,後期又和文獻檔案對照,發現這個點和文獻記載的地理坐标基本相符,從探測圖上看到的形狀也與記載非常相近。後期,國家博物館水下考古中心和德國合作,德國也提供了一些他們掌握的膠州灣海域地圖,上面标注的“伊麗莎白皇後”号沉船位置,和發現的位置也很相近。我們判斷,這極有可能就是“伊麗莎白皇後”号。

  從影像上看,這艘沉船保存得不錯,它距岸邊一千米左右,技術人員判斷它是正方向坐落在海床上,一部分沉沒在沙底下,暴露出的長度有幾十米。因為它當年是自沉,不是後來打仗期間被炸毀的,再加上後來這片海域是主要航道,海洋部門檢測比較嚴格,船隻得以保存得比較完整。

  在不遠的位置,還有一艘形狀類似的沉艦,在其他海域我們也發現了幾處沉船遺址。要徹底揭開這些近代軍事文化遺産的神秘面紗,還需要進一步水下調查,我們計劃争取在明後兩年開展更加詳細的調查,隻有通過實際水下調查掌握确切信息後,才能決定下一步的具體保護方式。對“伊麗莎白皇後”号等沉艦的不斷探索,不僅豐富了青島近代史研究的資料,也豐富了中國水下文化遺産中沉船遺存的類型。

從租船到有了自己的專業考古船

  作為中國水下考古“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回想這三十多年的發展曆程,可以說酸甜苦辣都有。1989年我國培訓第一期水下考古學員後,到第二期學員畢業已到1999年,中間相隔的十年間,水下考古工作主要是我們第一期學員在做。那時候設備比較簡陋,水下考古人員也少,船隻都是租用的,開展工作比較艱難。和陸地考古可以有民工參與不同,水下考古每個人得身兼數職,什麼活都要自己幹。

  水下危險性特别大,需要潛伴互相配合、信任。那時候潛水設備沒有現在這麼多,水下經常出現各種狀況,比如被漁網罩住或被其他東西纏住、背的空氣瓶沒氣等,我們都是憑借積累起來的工作經驗,一點一點慢慢解決困難。記得有一年在福建工作時,一名考古隊員潛在水下,竟然直接被漁民的漁網拽上了海面。

  其實水下考古工作并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麼神秘浪漫,大多數時間是枯燥和寂寞的。如果是遠海作業,到達遺址區域需要幾天時間,那可能整個工作季都要待在船上(一個工作季為1至3個月)。長期海上作業,飲食就是一個問題。時間長了,淡水變味,新鮮蔬果也早已吃完,剩下的時間我們就隻能吃些南瓜、餅幹。   

  一旦因為天氣、水溫原因無法下水,幾十個人在船上會很無聊,我們就釣魚、打牌,自己找樂。以前在海上作業沒有通訊信号的時候,我們可能幾個月都不能和家裡聯系。

  如今,伴随水下考古“國家隊”的不斷壯大,我們有了自己“高大上”的考古船。2014年,“中國考古01号”落戶青島,這是目前我國唯一一艘考古工作船。這艘考古船“五髒俱全”,船體分三層,有20多個艙位,可滿足20多名專業人員同時登船工作。頂層是360度全景駕駛艙,全部采用數字化和自動化操作。船艙内的走廊兩邊,設有考古儀器室、設備儲藏間、食品儲藏間、餐廳、會議室、維修間、科學家工作室等。它的續航能力非常強,當船到達考古海域後,可以停泊在海上開展30天左右的考古作業。船上還設有液壓折臂吊機專門用來打撈文物,它可以像手臂一樣伸出船舷,将海底的文物直接打撈出水。

  在海中沉睡了幾百年的文物,飽水度非常高,一旦脫離原來環境,容易出現各種問題。比如金屬物、瓷器等,在海水中長期浸泡,以及海洋生物、海泥等鈣質物的長期作用,會膠結形成體積大小不一的堅硬凝結物,這些凝結物在外界溫濕度改變的情況下,會對其中的文物産生物理性的擠壓破壞。

  為了防止文物在出水後産生不可挽回的危害,“中國考古01”号還配有完善的出水文物保護系統。在船尾甲闆設置了海水和淡水龍頭,用于清潔出水文物和潛水裝備。實驗室設置稀釋池,可為出水文物提供一個安全的保護環境。船上還配有真空包裝機,供文物處理後脫水使用。樣品間有空調裝置,滿足文物的儲存條件。

  我國水下考古事業通過三十多年的發展,進步巨大有目共睹。大家越來越認識到水下文化遺産的重要價值。随着工作的深入,水下考古項目也逐漸增多,我們的工作方法、研究路徑、理論實踐等各方面都有很大提升。一開始我們和澳大利亞的大學合作進行培訓,包括前期請日本學者來講學,到後來我們自己培訓自己。前期我們是學習、追趕人家,漸漸地,我們趕上了國際先進水平,現在我們在某些工作方式包括具體方法上還是很超前的,比如南海一号的整體打撈、在能見度比較差的海域工作。作為一名水下考古人,我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