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島【二】最後的布爾什維克

   

蒸汽島

最後的布爾什維克

1991年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宣布辭職。次日,最高蘇維埃宣布共和國聯盟解體。

蘇聯解體的消息通過電波傳遞到了五湖四海,在全世界的見證下,這個亞歐大陸上曾經不可一世的龐然巨獸轟然倒下。執政黨布爾什維克早在“八一九”事變之後就已經分崩離析,這也抽空了共和國聯盟的最後一滴骨髓。兩個超級大國曾經壓迫在全人類頭上的恐怖也将會随着時間慢慢消散,人們繼續低下頭過着自己的生活,而這段曆史将會被時間的瘡疤掩埋,沒有人會再去揭開它。

但是這一切,蒸汽島上的人卻一無所知。

自從1957年到達這個北冰洋上的小島,這群熱血澎湃的西伯利亞人就開始了這個蒸汽城市的建設。這是人類曆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景象。十九世紀中期,随着一系列科學技術的突破,人類進入了電氣時代。效率更高的電逐步取代了第一次工業革命的成果,成為了這個世界的新氣象。

但是蒸汽島上的人們卻像古人一樣生活。他們把所有的知識和智能都投入到兩個世紀前的科學成果,通過流體力學和熱力學來取代電帶給世界的效率。從最開始登島到今天,這群布爾什維克已經生活了34年,當年那些意氣風發的小夥子和小姑娘們,都已經年過半百,從生産的第一線退了下來。而現在活躍在生産一線的則是他們的子女們。

34年前,在時任黨委書記林格朗同志的帶領下,蒸汽島上上千名公民開始各司其職地展開建立一個新城市所需要的所有工作。随着他們一起登上蒸汽到的,還有大量從莫斯科帶來的工業和農業設備,這些設備大多是全新一代的産品,是整個共和國聯盟的最新科技。當然,它們都不需要用電。

蒸汽島位于北極圈内的永凍土,其地表一下800米深處有着數目驚人的甲烷水合物(Methane ice),可以為島上居民的生産提供有力保障。食品供給方面,蒸汽島居民采用恒溫大棚和近海捕撈相結合的方式,為居民提供充足的營養物質。

跟随着居民一起到達蒸汽島的,也有一部分科學家和工程師。他們中的大部分是基礎設施建設,專攻土木和機械方向的大師,甚至有一部分是當年二戰結束後從德國抓到的科學家,克裡斯蒂娜·魯迪就是其中的一員。二戰結束後,克裡斯蒂娜被軍隊抓去了莫斯科。在那裡,她加入了布爾什維克,并一直在為蘇聯“第一警戒”科學局工作。對于這次入選“九十三計劃”,克裡斯蒂娜本人也很意外:不僅僅因為她是德國人,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名電子工程師。

出發前她不斷的跟林格朗書記确認,自己是否真的是這次計劃所需要的人。林格朗已經仔細翻看過由政治局和科學局共同确定的登島者名單,所以十分肯定克裡斯蒂娜是中央選拔出來的人。“伱看看這個名單,上面是有伱的名字的,”林格朗指着由俄語寫的名單,對克裡斯蒂娜說,“雖然伱是來自德國,但是中央一定是看出了伱身上的不同之處;至于伱的電氣工程專業……我們會給伱安排合适的崗位的。”

當克裡斯蒂娜帶着滿腹的疑惑跟随着大家來到了島上時,剛一下船,她就接到了自己在蒸汽島上的任務:看管和維護電子浮冰探測器。克裡斯蒂娜感到有些吃驚,但是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作為整個島上唯一的電子工程師,維護島上唯一的電子設備,這非常說得通。

電子浮冰探測器體積十分龐大,有着厚厚的外殼,包裹着蘇聯最先進的核電池。整個裝置被放在蒸汽島最北端的一個屋子裡,克裡斯蒂娜就在這個屋子裡工作和生活。根據自己多年的經驗,她猜想這個探測器的原理應該十分簡單,因為它所有的功能不過是讓一個指示燈發光。而到了電子浮冰劃過地球的時候,電流停止,指示燈熄滅。僅此而已。

克裡斯蒂娜有些生氣。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儀器,為什麼需要自己來維護?如果她沒有入選這個計劃,本可以永遠呆在蘇聯最高級的實驗室,為國家研制最先進的電子設備。克裡斯蒂娜想到這裡,不由得對中央的這個決定感到憤懑。她覺得這是對自己二戰時為德國政府效力的懲罰。

年複一年的工作讓克裡斯蒂娜百無聊賴,她經常閑着沒事用自己的手指關節敲打探測器的金屬外殼,發出各種不一樣的聲音。這也是人煙稀少的蒸汽島北端的唯一的音樂。一次又一次的敲打,讓外殼不斷受到外力的作用,産生了蠕變。大概在登島14年後的一個午後,外殼的一粒螺絲掉了,一側的外壁吱嘎一聲裂開了。

克裡斯蒂娜剛剛結束午餐,她感到慌張,擔心核電池出現問題。她小心翼翼地從缺口處扒開外殼,像裡面看去。突然,克裡斯蒂娜皺起了眉頭:外殼的裡面有一個非常光滑的顯示器,上面不停地發出幽幽的綠光;而顯示器的旁邊,有着密密麻麻的電路系統。克裡斯蒂娜甚至還發現了類似鍵盤的東西。

克裡斯蒂娜扒開探測器的外殼:這沒有消耗多少時間,似乎這個外殼一直就是在等人扒開的。就在這時,發着綠光的顯示器突然熄滅了,緊接着,一連串的文字從下向上劃過。克裡斯蒂娜仔細看着,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文字是用德語寫的,這不像是蘇聯設備一貫的特征。很顯然,這一段文字是專門為克裡斯蒂安準備的。

“人工智能……無監督學習……,93年後……最後的革命……隻有伱……”克裡斯蒂娜讀着顯示器上湧現的文字,心裡的熱血一浪接一浪地湧起:這個探測器不隻是一個簡單的探測器,它是一台超級計算機,靠着核電池供電。克裡斯蒂娜仔細閱讀着科技局14年前寫進去的信息,她已經知道自己的餘生要做什麼了。

克裡斯蒂娜居住的北部是人口最少的地方了,絕大部分人都居住在中南部,不僅僅因為那裡稍微溫暖一點,更是因為南部距離蘇聯和美國都更近:一方面可以寄托鄉愁,一方面可以在那個時刻降臨時,第一時間執行任務。

蒸汽島全城都是黃棕色的管道,裡面有的流淌着水,有的是能源,有的隻是氣流。整個城市的通信系統是靠着管道運輸信件的方式進行的:所有的新建都會被密封到金屬圓柱體罐子裡,投放到氣流管道,然後通過氣壓轉遞到城市的每一個有管道的地方。

這是一個硬邦邦的城市,金屬和火焰各占了城市的一半。市民們希望用氣流和火光來代替電的所有效果:這包括了傳遞信息和傳遞能量。

蒸汽島也訓練出了一支強大的軍隊。整個軍隊不需要消耗一點電,這對于武器裝備本身影響不大:影響最大的則是軍隊内部的交流。無線電技術已經不能被使用,于是軍官們想到了另一個辦法。他們把特制的金屬條分配給每一個戰士,通過震動頻率在20000赫茲以上的超聲波進行交流:根據金屬的共振原理,主動震動的金屬條和感受道超聲波的金屬條,将會進行完全相同頻率的震動。金屬條被鑲嵌在特殊的複合材料上,其震動頻率會因此等比減弱,從而達到人類可以直接感知的範圍。這樣一來,人們就可以把信息通過超聲波級别的頻率變化來傳遞。這其實與無線電通信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隻不過電磁波變成了超聲波。

時間進入到了二十一世紀。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整個世界格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美國一家獨大,不斷地尋找方法發展自己;歐洲經曆了幾次危機,失去了曾經的威風;亞洲諸國的崛起,成為了世界上不可忽視的力量:世界局勢一超多強,漸漸向多極化方向發展。

但是這一切,蒸汽島一無所知。他們是地球上最後的布爾什維克。他們永遠虔誠的等待着電子浮冰的降臨,等待着輕而易舉打敗自己在世界上唯一的對手的那一天。

我寫文章的時候總是預先構思好故事主線,但是寫的過程中總是會有一個又一個的點子。于是我就把這些點子當成伏筆埋起來,等到文章的後面再把他們一個一個揭開。有的點子會影響主線劇情,但是絕大部分不會。

這是第二部分。這次我沒忘記開原創和贊賞。因為文章寫的很快,我也沒有反複檢查的習慣,所以會有一些錯别字和病句,影響閱讀,深感抱歉。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