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基礎物理學》上冊 39、科學大擂台震撼第二十六擂

                   

第二十六擂: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原理

——在客觀真實的電荷物質世界裡,任何質量的“原子核”,它們都不可能沒有“電子”平衡性約束或非平衡性約束地獨立裸存着。它們隻能夠以超強“正離子”對外來“電子”的強烈需求狀态,形成阻止外來電子反射成像而無法被人類直接觀察到的所謂“黑洞”現象

首先申明:

【宇宙“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是米龍創造特意為中國科學院徐林業副研究員發明的“無偏二極管”獨立電子元件、其無可替代的特殊用途而刻意設計,并提交給中科院科學智慧火花欄目的又一項開創性重大科學發明成果。

顯然,這無疑是米龍創造對世界級偉大科學家、徐業林先生的追思和肯定!!!

因為,徐老為人類社會安全進軍宇宙太空、創造人類未來宇宙文明奠定下了堅實的基礎!在米龍創造眼裡,“無偏二極管”用途十分廣泛……

讀者提示:

凡是理解能力超強的讀者隻須結合圖解讀懂簡單圖文解析之前的少量文字内容就行了,不必浪費時間去讀那些、理解能力較弱讀者輔助性理解的文字内容。

正文内容

米龍創造有效利用“無偏二極管”在周圍空間“熱運動電子”的作用下,源源不斷産生出“自發電流”的現象,令其去控制與可控矽相連接的太陽能電池,促使該電池能夠定時性地導通與之相連的電磁波發射線圈。從而,令其向地球發射出證明探測器存在、及其所處位置的電磁波信号。

顯然,當探測器進入到了失去“熱運動電子”的“暗物質”、“暗能量”空間區域時,由“無偏二極管”控制的可控矽便立刻處于電流截止狀态,從而無法向地球發射出證明自己存在的電磁波信号

那麼,隻有當搭載着這種探測器的衛星穿越了“暗物質”、“暗能量”區域之後,這才會恢複探測器的正常發射狀态。從而,讓科學家知道哪裡是“暗物質”、“暗能量”弱區,哪裡是人類無法涉足的“暗物質”、“暗能量”強區即:所謂“黑洞”吞噬性禁行區。

讀者們可見下面的這幅截圖,它來自于中科院科學智慧火花欄目。即便米龍創造說話毫不客氣,他們至今也沒有貿然删除掉這篇具有實證性的文章。

因為,米龍創造發明設計出的“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遠比中科院在根本沒有搞懂“暗物質”、“暗能量”究竟是何事物現象或事物狀态的情況下,在探測原理模糊不清而無法作出探測判定的情況下斥巨資去發射“悟空号”探測器而言,無疑要強出千萬倍!(注:在“悟空号”發射時,中科學院專家在電視采訪畫面中有此公開“坦白”)

下面是,由徐業林先生發明的“無偏二極管”獨立電子元件圖片:

下面是,由米龍創造借助徐業林先生“無偏二極管”獨立電子元件自發電流現象發明設計出的【宇宙“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

震撼第二十六擂的叫擂之聲:

如果誰能拿出事實證據駁斥住米龍創造這個觀點,那麼,筆者于N年前在網絡上,以及在該書中公開拿出的科學擂台大獎就一定是您的了!

下面是,理解能力相對較弱的讀者們必須讀完的文字内容

徐林業先生發明的“無偏二極管”是探索宇宙奧秘的唯一一把金鑰匙

網絡可查,米龍創造于2004年提出:在跨入“東方旭日升起、西邊落日輝煌”的二十一世紀,中國已經成為了、在磁電學領域具有突破性重大科學成就的創新型和創造型科技強國!

與此同時,在該篇文章的下列論述中,米龍創造把“無偏二極管”變成了一把,人類世界無數代人夢寐以求的,打開宇宙大門、探索宇宙奧秘的金鑰匙。

米龍創造曾經自認為:在屠呦呦女士獲得諾貝爾生理學大獎和國家最高科學成就獎這件事情上,具有絕大多數人都不可能具有的前瞻性眼光。至少在屠呦呦女士獲得兩項大獎的輿論上,米龍創造給予了中科院領導和她的同事們都不可能給予她的堅定支持!請網絡搜索:

然而,不知何故?下面這篇預見性的博文被管理者悄悄地删除掉了。而且,删除這篇文章的時間,是在屠呦呦女士獲得2016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之後,我對此作出了評論後才被悄悄删除掉的。

我在《米龍創造對“屠呦呦未獲國家最高科技獎官方稱無人推薦”一文的憤怒回複》中提到:一定要讓徐業林先生發明的“無偏二極管”,在同樣的斥罵聲中被整個科學界重視!讓全世界人都知道!時值2017年5月8日的今天,米龍創造就要來兌現這一個、曾經多次作出過的鄭重承諾了。

實話實說,徐林業先生發明的“無偏二極管”,是自20世紀中葉以後,人類社會在磁電學領域唯一一項原創性的重大科學發現和發明!更是我們若大一個中國社會,在300多年以來的近代科學社會裡,唯一取得的、并真實展現出來的原創性重大科學發現和發明。

為何要這樣說呢?那是因為:由兩塊金屬極闆夾裹一塊半導體而構成的“無偏二極管”,它客觀真實地成為了一個、在二十世紀中葉以前,科學界從來沒有過的獨立電子元件!

如果科學界對此不服氣,那麼,米龍創造會毫不客氣地質問:在磁電學領域裡,當今科學界有誰發明過一件全新的、具有獨立電學現象具有獨立電學原理的電子新元件?!

米龍創造認為,當今科學界是沒有人有底氣和能力回答這個問題的!因為,在磁電學領域裡,一個新元件的真實誕生,它無疑意味着:一片全新的認知領域,必将被這個創新型和創造型的重大科學發明發現所打開

世界上唯有“無偏二極管”能夠洞察“暗物質”和“暗能量”

無庸諱言,“無偏二極管”的誕生,為人類世界探知宇宙空間的奧秘,證實“暗物質”和“暗能量”是否存在,提供了無法替代的強有力科學驗證手段!

我們知道,在客觀真實的電荷物質世界裡,一切物質形态的構成與消失,都與正負電荷微粒的“得”與“失”直接相關。

那麼,米龍創造據此原理,就可以巧妙而有效地利用“無偏二極管”自發電流現象,和“無偏二極管”在失去“熱運動電子”的環境下絕對不會再産生電流的現象,科學性地去探知:在浩瀚宇宙空間的不同坐标方位上,是否客觀真實地存在着、需要巨量光電子負電荷源源不斷去實現正電荷平衡的、不可見的正離子星體(指:人類眼中暫時看不見的未來“新”星),亦即:科學家意識中的所謂“暗物質”和“暗能量”。

下面是,米龍創造利用“無偏二極管”科學原理設計出的,【宇宙“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

将一個“無偏二極管”與一個可控矽的控制極回路相連,然後,利用可控矽的導通電路再去與電磁波發射線圈相連。從而,讓它們構成一個全天候的、具有攝像傳輸功能的【宇宙“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

顯然,當【宇宙“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處在有熱運動電子存在的宇宙空間環境中時,“無偏二極管”便會一直産生出電流,近而,讓那個與發射線圈相連的可控矽一直處于探測器與太陽能矽闆儲備電流的導通狀态。從而,可以令其有規律地定時向地球發射電磁波信号。

與之相反,當【宇宙“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處在沒有熱運動電子存在的宇宙空間環境中時(指:熱運動電子即:太陽光子被“暗物質”的“暗能量”強勢奪取掉的現象),那麼,“無偏二極管”便不會再産生出電流。于是,那個與發射線圈相連的可控矽元件随即處于電流截止狀态!發射線圈也就無法再向地球發射電磁波信号了。

根據這個客觀原理,如果在我們人為設定了電磁波信号的發射周期、但卻在這個發射周期裡得不到電磁波信号回饋的情況之下,我們就可以作出肯定的判斷:【宇宙“暗物質”、“暗能量”探測器】已經進入到了“暗物質”、“暗能量”存在的區域!

相反,如果在電磁波能夠發射和接受到的情況下,我們也一直能夠接收到探測器在設定周期裡發射出的電磁波信号,那麼,也就證明:在這區域範圍内的宇宙空間中,沒有“暗物質”和“暗能量”的存在。

無庸諱言,在“暗物質”、“暗能量”大量存在,甚至超巨量存在的宇宙空間區域内,無論多大功率的電磁波發射線圈,它們都無法對外發射出“電磁波”這種頻率性、規模性電子微粒。

米龍創造認為,這也就是美日等國失蹤多年的衛星,它們在運行出“暗物質”、“暗能量”弱區以後,突然在某一天,又重新接收到它們發射出電磁波信号的真正原因。

可是,面對這種現象,科學家們往往隻會認為是發射裝置出了問題,或人造衛星上發射出的電磁波信号被什麼物體阻擋或屏蔽掉了。而從來不敢認定為:是衛星進入到了“暗物質”、“暗能量”弱區。

(注:進入“暗物質”、“暗能量”強區時,會被集聚性的超強正離子正電荷分解掉衛星的分子結構,從而表現出被“黑洞”吞噬的現象)

如果當今科學界不相信“電磁波”是由頻率性、規模性的群運動電子微粒構成的,那麼,米龍創造不妨利用:在電磁線圈的軟鐵芯中,經熔煉而摻入碳或鎢等多種元素的“雜質”,促使軟鐵芯變成“硬磁性材料”類鐵芯即:碳鋼芯或鎢鋼芯等,然後,再将它們分别重新置入通電線圈中進行磁化,從而令其變成金屬“永磁體”。

當然,由多元素稀土材料“焙燒充磁”出的“永磁體”,同樣能夠證明米龍創造這個理論的絕對正确性——

通過對這種現象的反複觀察和分析,我們就能夠明确地推知:由于各種金屬分子(原子)其原子核質量大小不同,它們各自束縛最外層電子的能力有強有弱。

當這些金屬分子(原子)的最外層電子,受爐火燃燒物釋放出的“熱運動電子”強烈擠兌而脫離出原有(軌道)位置後,當爐腔中的燃燒物又突然被人為拆走并同時遭受到驟冷降溫的特殊工藝流程處理,或“氧化還原燒”式的鈞瓷焙燒工藝處理,那麼,稀土焙燒物中,束縛最外層電子能力強大的分子(原子),它們一定會率先奪回受燃燒物電荷作用力而脫離最外層電子軌道的電子,從而迅速還原成正負電荷平衡分子(原子)狀态。

至于“暗物質”和“暗能量”在某個區域内存在的強度大小,我們則可以通過分組增加“無偏二極管”數量,再分别與另幾組電磁波發射線圈相鍊接的方式,對“暗物質”和“暗能量”分布強度作出準确的判斷。米龍創造堅定地認為:除此方式之外,象發射“悟空”衛星那樣、盲目使用任何方式去探測“暗物質”和“暗能量”都是嚴重缺乏科學依據的!

(注:有據可查,發射“悟空”号衛星時,相關專家在電視上公開承認不知道“暗物質”、“暗能量”究竟是什麼)

當然,對于堅定支持宇宙大爆炸觀點的米龍創造而言,我早已在内心裡明白:“暗物質”和“暗能量”就是處于急需巨量電子負電荷實現正離子正電荷平衡的、絕對不可能對外反射出電子的不可見正離子星體集合物!

當這種超強正離子“集合物”,在某一天實現了太陽光電子的負電荷平衡以後,它就會象其它可見星體一樣,陡然間出現在原本沒有星星的某一個宇宙坐标位置上。

由此可證:徐林業先生發明的“無偏二極管”不僅是二十世紀下半葉以來,中國科學界的科學原創!也是全世界科學領域在磁電學技術上的科學原創!

回首整個人類科學史,我們可以清晰而明白地看到:從整個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人類世界走進了物理真理的時代,亦即:走進了“實驗物理學”的重大科學成果時代!!!

++

事實明白無誤地擺在那裡:(1)小學尚未畢業的法拉第,他利用自己發明的發電機和電動機,把人類社會領入了電器時代!(2)中學文化程度的愛迪生,他利用自己發現的鎢絲以及二千多項發明成果,為人類社會帶來了長久的光明和衆多科學創新産品!(3)教會學校畢業的尼古拉*特斯拉,他利用自己發明的交流電技術和無線電技術,把人類社會帶入了“令人費解”的電子時代!當然,這三位發明家無疑是這一時期的傑出代表。

無庸質疑,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人類社會對半導體材料的發現和全面應用,已經完整而完善地奠定起了、電器和電子科技的堅實基礎!人類社會隻是在尋找着“東西方文明互補共進”的最佳時機,等待着電子元器件組合性科技時代的必然到來。

當我們再一次回顧人類科學史時,人們就會驚訝而明确地發現:自尼古拉*特斯拉時代結束以後(Nikola Tesla,1856年-1943年),以二十世紀下半葉60至70年代作為一目了然的科學分水嶺,科學家們便開始作手将電子管中相對“巨大”的半導體材料逐漸“小型集成化”,直至超大規模“精細集成化”。從而,快速地把人類社會推進到了電子元器件組合性科技時代。

從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直至當今社會,所有科學家在電子電器領域裡,可以說沒有任何一項原創性的科學發明。唯一重大的科學創新和科學創造僅僅隻局限于:(1)對半導體材料超微化的大規模集成應用!(2)對電路實現“非門”、“或門”即:“開”與“關”的邏輯電路控制性編程!

所以,毫無疑問,從二十世紀中葉開始,人類科學社會在磁電學領域裡實際上進入到了一個沒有一項物理學意義上的原創性、突破性科學發明,而僅僅隻有數理邏輯電路編程的廣泛應用,以及一些新材料的發現和利用。從而,大量制造出人工智能型科技産品的數理邏輯編程應用時代,即:進入到了“數理邏輯學家”的輝煌時代。

由此可見,從二十世紀中葉直到今天的所有科學成果,無一不是建立在此前物理學家的科學發現、發明基礎之上的!特别是當今科學社會的絕大多數科學成果,幾乎是對尼古拉*特斯拉科學遺産的大量繼承。

曆史已經佐證并在持續佐證:人類世界,如果失去了東方社會主義文明國度對科技産品“山寨”式的強力促進,那麼,西方壟斷資本家們也就不會出現自身無法控制的、頻繁而令其苦惱的産品換代更新。

因為,西方壟斷資本家們希望更新一代産品之後,至少可維持住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産品巨額利潤!

熟料?中國各大生産廠家對高科技産品的不斷“山寨”出新,讓一代代高科技産品剛剛被設計制造出來,就面臨着必将被廉價仿制産品的低利潤做薄而做“死”的尴尬窘境。

因為,在過去幾十年,人類世界緩慢發展的事實足以證明:西方壟斷資本家們,他們極不情願去制造廣泛服務于人類社會的低利潤産品!由此可見,因壟斷資本而壟斷科技的西方社會,他們對人類社會的快速發展構成了何等巨大的危害!

與之相反:社會主義國家廣泛服務于全社會的優越制度,直接和間接性地促成了:西方科學前輩們的科學發現發明成果,能夠得以頻繁的現世和快速的更新換代應用。從而,巨大地推動了人類社會科學生産力的高速向前發展。米龍創造認為:這無疑就是東西方文明互補共進的真實體現!!!

在米龍創造眼裡,當今科學界實際上是一個與政治密切相關聯的名利場!甚至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科學觀點誤導站。比如:“光速不變”、“量子糾纏”、“引力波”等等、等等不切合實際的科學謬論,無疑會誤導一代代科研人空耗時間而白費精力。

一些嚴重缺乏人格修養的西方“理論物理學家”,他們在無腦資本政府的勸說下,為了誤導别國科學領域的研究方向,在直面大質量分子(原子)可以燃燒分解、化學分解、和裂變分解成相對小質量分子(原子)的真實情況之下,換言之:在明确知道“相對大質量原子核”可以分解成與之相對應的、個數不同但總質量相同的“相對小質量原子核”的真實情況下,他們竟然還能瞞天過海地、不從“最小單位質量原子核”這一原始微粒入手,卻不惜編造出“物質微粒無限可分”的騙人謊言來,極力誤導别國的科學家群體。

米龍創造之所以會這樣說,那是因為,我甯可将其認為:這是一場資本政治領袖們人為設下的科學大騙局,也不願意帶着一絲一毫的懷疑之心去亵渎西方社會那些、足以讓米龍創造深深崇敬的偉大實驗型科學家們,他們為人類社會創造出豐富科學成果的驚人智慧!!!

然而,一些西方“理論物理學家”,他們一邊在叨唠“物質微粒無限可分”觀點的同時,卻一邊在暗中緻力于破解遠遠大于單個原子和單個分子的基因鍊。從而,建立起了核心技術在握的、極其重要的基因科學理論。但卻在某些壟斷資本政治家的暗中操縱下,卑劣無比地悄悄發動了一場正在招緻天譴、導緻西方文明日漸衰落的轉基因食品戰争

然而,西方科學家們一邊在叨唠“上帝粒子”觀點的同時,卻一邊暗中緻力于促使氫分子集體失去“最外層電子”的強壓研究,從而,制造出了共用最外層電子的穩定态固體氫金屬!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可是,中國的科學家們,仍然還被西方科學界人為誤導的“科學”理論、無力掙脫地捆綁在“十八層地獄之下”(指:藏在極深的山洞中去觀察“中微子”的愚昧行為),耗費國家巨額資金和人力物力地、試圖去捕捉到别人畫餅似的“中微子”和“上帝粒子”……

對于西方科學家口中可以輕松穿透地球的“中微子”,和能夠以個體捕捉與發射的“光子”而言,中國科學家憑什麼理由要去相信不帶電的“中微子”能夠輕松穿透地球的幼稚謊言?!又憑什麼去相信連自己都認識不到的“光子”,它們能夠以“量子态”實現荒誕不經的“糾纏”?!

既然“中微子”不帶電而不具有同種電荷間的斥力性動力;既然,兩個相互糾纏的“光子”無法因兩者之間的微小電荷作用力而向遠距離“發射”;既然,該理論的推出者人為拒絕掉了“中微子”和“光子”持續而連續性的産生,并以此形成微粒之間的機械擠兌力和電荷排斥力。那麼,請問中科院的科學家們:“中微子”穿透地球的“力源”從何而來呢?單個“光子”的發射、而非“激光”群運動電子的連續性運動,其力源又從何而來呢?

顯然,将“激光調頻通訊”玄幻地稱之為:一次發射一個“光子”的“量子通訊”名不符實!!!

在人類的視線中,即便“中微子”的質量和“光子”的質量再微小而忽略不可計,但它們總不可能在沒有任何力源介入性作用的情況之下,無視構成地球物質的電荷微粒實體它們那交錯性、密集性的重重阻隔和阻擋,竟然還能夠莫名其妙地“漏到”亦即:輕松地穿透到地球的另一邊去?即便兩個“光子”再會“糾纏”,也成為不了一束作連續性擠兌運動的“激光”!如果離開“激光”技術,“量子通訊”還可能存在嗎?!難道這不是中國科學界受人愚弄、又愚弄後人的一個天大笑話嗎?!

如果不相信,中國科學家們可以利用1米甚至更大孔徑的網布做一個最簡單實驗:當伱們交錯性地重疊上一千層甚至數萬層這種碩大孔徑的網布之後,看看在有“力源”施加和沒有“力源”施加的情況之下,會不會從超厚重疊網布的一面向另一面輕松地漏出1微米甚至1/10000微米的、如伱們眼中“中微子”一類不帶電的微粒到網布另一端去?!

如果不相信,中國科學家們可以利用米龍創造前面業已證實了的、“磁力線”、“電磁波”、“熱”和“光”的“能量電子”(量子)即:運動電子身份,去讓它們以“光速可變”的各種狀态好好地去“糾纏”一番,看看一個“光子”究竟是如何在導體内部和宇宙空間中作獨立運動的。

米龍創造不妨據此向中國高能物理學家們發一發問:既然“中微子”不帶電荷,既然“光”就是【不同運動強度】、【不同運動規模】、【不同運動頻率】的能量電子(量子)即:運動電子微粒,那麼,“中微子”相對于由N億萬層電荷微粒實體構成的“地球網布”而言,它們究竟是憑借什麼力源支撐、輕松而随意地穿透地球的?!那麼,一個“光子”在遙遠的空間跨度裡,它又是如何去與另一個“光子”莫名奇妙發生“糾纏”的呢???

實話實說,盡管米龍創造對“量子糾纏”通訊原理早已心知肚明;盡管米龍創造堅定地認為:在各種航空器頻繁穿梭低層空間造成有意或無意幹擾的狀态下,點對點的“量子通訊”(實為激光通訊)不會有多大實用價值,但我仍然贊賞中國科學界能夠出現這樣一位、能夠走在某項科學技術最前面的第一人。

因為,在中國有機會!又有能力搞科學研究和制造的人實在是太少、太少,也太幸運了!可是,無轍而進發明了“無偏二極管”獨立電子元件的偉大科學家徐業林先生恰恰卻沒有這麼幸運……

談到這裡時,難抑内心激動的米龍創造,真想面對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所有科研人員,在我自己的臉上重重地甩上一巴掌厚厚的“中國紅”!!!

無庸諱言:中國科學院副研究員徐林業先生,他作為中國第一位在磁電學領域擁有原創性科學成果的科學家,我們誰會想得到:中國科學界的同行們竟然會無視“無偏二極管”自發電流現象這一客觀事實?!辱罵并譏諷一位能夠拿出具體科學成果的人為“科學騙子”?!最終,将這樣一位智慧超群、擁有真實原創性科學發明的中國科學家給活活地氣死掉。

震撼第二十六擂的再次叫擂之聲:

如果誰能拿出事實證據駁斥住米龍創造這個觀點,那麼,筆者于N年前在網絡上,以及在該書中公開拿出的科學擂台大獎就一定是您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