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嚴值多少錢?我在美國發放免費食物的故事,背後的辛酸,令人深思...

年前,舊金山KRON4電視台曾經播放了一個系列節目“人們的壞行為”。

在這個記錄片中,一批華人大媽、大爺在教堂排隊領取免費食物後再拿去兜售。

面對這種做法,當時網友看了之後有着不同的評論和感概。有人認為這些人生活并不富裕,這樣的行為可以理解。

也有人認為愛占小便宜是華人的特點;還有人認為社會誠信機制已經受到了威脅....

倒賣免費食物,讓應該得到的人得不到社會的幫助,這确實已經觸犯了法律。

但是如果有些人拿了免費食物,不是為了賺錢,隻是為了讓兒女知道自己還有“餘光”呢?這樣的說法背後的辛酸,也令人深思。

伱們能換種方式做貢獻嗎?

前幾天朋友告訴我,我家附近有個教會,每周給貧困家庭發食物。于是我找到那個教會,問:我能不能來當義工?

教會秘書很高興地回答:“伱講中文啊?太好了!這兩年來,來領取食物的中國人大增!很多很多中國人!……我們太需要中文翻譯了!”

很多中國人來領取救濟食品?我們這個城市,中位房價是一百多萬美元,在洛杉矶算是中産階級的地盤。住在這裡的中國人(人口也不多),通常不至于淪落到要領免費食物的地步。

我猶猶豫豫地問了一句:“怎……怎麼會?……”

秘書顯然明白了我想問什麼。她回答:來的都是中國老年人。這些老年人想對家裡有所貢獻,所以他們喜歡拿一些食物回家……

我聽懂了秘書的意思。這些人其實并不貧窮。他們隻是“想要”免費的食物,以示對子女有貢獻,并不真正“需要”。

可是,救濟品是給那些真的沒飯吃的人的呀!老人們,伱們能不能換一種方式為家庭做貢獻呢?我心裡問。 2

高檔的免費食物

等我開始做義工以後,我立刻就明白了,為什麼有這麼多華人來,而且還是不辭辛勞,從别的城市來的。因為,發放的東西實在是好啊

1

肉類:

比如盒裝的雪花牛肉片、三文魚片、鳕魚、火雞、火腿、整隻的雞……還有一盒一盒的雞蛋。雞和雞蛋都是cage free(非籠養雞)。教會專門備有冰櫃,随取随贈。(請看下面的照片)。

我第二天特别去詢問了捐獻食物的商店Trader Joe’s的經理。他說,他保證捐獻的食品,都是在有效期内的。

2

奶制品及飲料:

各種牛奶、奶酪、奶油,以及新鮮的果汁,比如石榴汁、芒果汁、百香果汁……都放在冰盆中保鮮。

3

水果、蔬菜:

幾十種。比如我最喜歡的無花果,平時每磅$8,現在随便拿。我不斷地用中文告訴拿食物的華人:請随便拿!伱喜歡拿多少就拿多少!

4

面包和甜點:

幾十種。大多是面包店或商店的烘烤部門烤制的,拿紙袋子裝着。最讓人垂涎欲滴的是甜點,上面點綴着杏仁碎片、猕猴桃、櫻桃、藍莓……

這些食品,都是我們市的Trader Joe’s 和Sprouts等商店捐獻的。那些商店注重賣健康食品,所以捐獻的食物大多是organic,有機的。

也就是說,給貧困家庭的食物,是按照美國中産階級的生活水平準備的。

沒有身份證的阿嬷

教會的秘書說,他們和隻說中文的人發生過誤會, “ They think we don’t care about them, but we do care about them! “(他們認為我們不在乎他們,其實我們很在乎他們)。所以,“我們很需要伱幫忙。”

她話音未落,就遇到一位阿嬷沒有帶身份證,又聽不懂義工說什麼。

教會義工通常要看一下領取食物者的身份證,登記一下,然後贈送3個環保購物袋,以方便對方領取食物。

阿嬷告訴我,她換乘了好幾班公車,花了很長時間,才到這兒的。她看上去像80歲,還扶着四輪的Walker(助步器)。

下車後,她還走了很久(我們這兒的公車系統非常不發達)。

我趕快去和義工的負責人說明情況。負責人馬上說“沒問題,可以讓她拿。”

于是我送了3個購物袋給老人家,并囑咐她下次帶駕照或其他證件來。她欣然答應了。

我們都誤會了“中文”

教會秘書讓我翻譯“中文”時,她顯然不知道,“中文”代表着多少種語言!而我也毫無防備。

結果,一個上午,我遭遇了廣州話、潮汕話、客家話、台山話、閩南語、溫州話,紹興話……

我發現,當我用普通話對華人說:“您可以拿一把香蕉、兩捆蘆荟、兩盒蘑菇……”時,他們基本上眼皮都不擡。

然而,當我努力使用方言時,老人們立刻笑到眉眼彎彎——他們很高興聽到家鄉話,同時,也因為我“業務水平”太差了——有一次我嘴裡說“3”,卻伸出了4根手指。

那位阿姨眨着眼睛,極其困惑地看着我。為了彌補對方的精神損失,我于是拿了7根玉米給她(3+4。反正玉米很多)。阿姨接過來了,哈哈大笑着走了。

一個上午,我用十來種語言,服務了幾百個人(各個族裔),收獲了七八句“謝謝”,以及兩句“伱辛苦了”。

或許很多人覺得,那是他們應得的,不需要感謝别人

不開心的事

派送食物是在教會的停車場。我随着其他義工,在洛杉矶的驕陽下站了兩個多小時,曬得滿臉通紅。然而我不怕累,卻怕有人發脾氣。

比如一位阿婆,快到中午的時候才來。她挑蔬菜挑了很久,袋子裡裝得滿滿的。最後,她拿起一個菜花,啪一下砸到菜花堆中,帶着怒氣說:“根本不新鮮!”

我和一個非裔義工,趕快把四處亂滾的菜花抱回來。我對她說:“伱下一次早點來,就有更多可選的了。

其實她不知道,義工們一大早就來到教會,打開所有的東西,一個個地檢查。

如果看到破了的雞蛋,或者壞的水果、蔬菜,就挑出丢掉。連小小的櫻桃番茄,義工都打開包裝盒子,一粒一粒地挑選,以确保大家拿到的都是好的。

還有一件讓我難過的事,就是看到有人浪費。免費的蔬菜中,有很多即食的,比如九宮格一樣的透明盒子中,放有雪豆、胡蘿蔔、菠菜、松子、奶酪等。

有華人拿了後,把九宮盒裡的松子和杏仁碎等拿出,把剩餘的東西都丢掉了。

看着垃圾桶裡碧綠的蔬菜,我心裡有點難過。我兒子在西非塞拉利昂做義工,平時沒有肉吃,也沒有蔬菜。

有一次我問他晚餐吃什麼,他發給我一張照片,是花生醬拌米飯。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了。

然而兒子說,他雖然生活不方便,但是他更為當地人感到難過,“我們擁有許多東西,視為天經地義。當地人卻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得到。”

我真想告訴那些浪費的人:對我們擁有的東西要珍惜。如果我們有東西吃,就應該對上天心存感激!

另有一件不開心的事:有的華人夫妻,假裝是兩家人,每人拿3個購物袋,一共6袋,裝得滿滿的。

我幫他們裝糕點的時候,看見他們袋子裡有兩盒雞胸、兩盒鳕魚、兩盒牛肉、兩盒雞蛋,兩桶牛奶,兩個西瓜、兩個哈密瓜……他們怎麼吃得完呢?

如果吃不完,不是很浪費嗎?

不過,我安慰自己:這比起現在流行的夫婦假離婚,以便得到兩間老人公寓,也不算什麼了。

各族的習慣不同

來拿免費食物的,有白人、墨西哥裔、華人等。

有趣的是,他們挑選東西的方式很不一樣。白人挑東西,首先看包裝袋上的有效期。

華人和墨西哥人則全憑手感,把水果和蔬菜從頭到腳摸一遍。有時候挑走了一個瓜,覺得太小了,又拿回來換大的。

在教養方面,我感覺在這情況下,無論什麼族裔,都差不多,都沒有做到彬彬有禮

我一共遇到3個人發脾氣,都是因為來晚了,沒有挑到讓自己滿意的東西。很不幸,全是中國人——兩個老年人,一個中老年人。

我真怕别人以為,中國老人都是這樣的!

我更怕,别人以為中國人全是這個樣子的!

我們中國不是自古以來的禮儀之邦嗎?

我們的的自尊呢?體面呢?

是什麼讓我們的老人變了呢?

我們的老人,在國内碰瓷,在瑞典撒潑——“瑞典墳場”事件中,曾某的媽媽坐在地上,揮舞着紅綢巾喊救命,那場面讓人不忍卒視。

在美國,老人們假裝生活不能自理,讓政府出錢,給老人們請保姆,洗衣、做飯、清潔,接送老人買菜、就醫……而老人們沒有任何不安,反而互相傳遞經驗。于是連國内的老人都相約,要一起移民海外!

是什麼讓老人改變了呢?曾經的物質困乏嗎?

中國曆史上有過更貧窮的朝代,然而并沒有出現全面性的的“禮崩樂壞”。

我相信,許多中國老人會變成今天這樣,和當年中國的價值體系毀壞有相當大的關系。還記得當年是怎樣砸掉“禮義廉恥信……”?“恥”也砸掉了呀!于是,開始不敬天地、不畏鬼神,無視法律和道德規範,隻在乎利益,隻臣服于權力和金錢。于是,沒有什麼不能做了。

而且,不止是老人!

道德體系毀壞後,要用多少代才能恢複呢?毀壞容易,重建難!價值觀是會一代一代傳下去的。于是曾某、高鐵占座男、高鐵女,都是中年人,也撒潑耍賴;洛杉矶的中年婦女,也會把奶油果砸到我這個義工面前……全世界都一起吞咽中國當年釀造的苦酒。

我忽然想起Francis Schaeffer在How should we then live? (中文為:薛華《前車可鑒》)書中的一句話:人獲得真正的内在價值時,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這個“自由”,是心靈的自由,包括:不貪小便宜的自由,不出賣尊嚴和良知以換取利益的自由……

老人和我們,其實都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