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源反殺案”意外大反轉,為何引發全國輿論熱議

     

問題:怎麼才能每天都收到這種文章呢??

作者 | 五月花

原創 | 天下經觀

今天,新聞媒體、微博、朋友圈,都在議論,或者說是“慶祝”同一件事:“河北涞源反殺案”塵埃落定,河北保定檢察院認定女生父母為正當防衛,不予起訴。

一個全國關注的案件,就是世道人心的探測儀,普通人日常的隐忍,對正義的呼喚,都直白無誤刻錄在上面。

說起來,這個事并不複雜:從去年開始,社會人王磊(化名)想追求大二女生小菲(化名),多次遭到拒絕後仍然不死心,一路騷擾,從北京騷擾到小菲位于河北省涞源縣的家。

他攜帶棍棒上門滋擾、發送含有死亡威脅内容的短信、揚言要殺害小菲家人等,就這樣,這個無賴讓小菲家人終日如臨大敵,恐懼陰影揮之不散。

事件的轉折點,發生在7月11日晚。

今天保定檢察院發布的通報,用極其詳盡的細節,為我們重現了那晚驚心動魄的情勢:

2018年7月11日17時許,王磊到達涞源縣城,購買了兩把水果刀和霹靂手套,預約了一輛小轎車,并于當晚乘預約車到小菲家。

23時許,王磊攜帶兩把水果刀、甩棍翻牆進入小菲家院中,引起護院的狗叫。小菲爸爸王新元在住房内見王磊持兇器進入院中,即拿鐵鍬沖出住房,與王磊打鬥。

王磊用水果刀(刀身長11cm、寬2.4cm)劃傷王新元手臂。随後,小菲媽媽趙印芝持菜刀跑出住房加入打鬥,王磊用甩棍(金屬材質、全長51.4cm)擊打趙印芝頭部、手部,趙印芝手中菜刀被打掉。

此時小菲也從住房内拿出菜刀跑到院中,王磊見到後沖向小菲,小菲轉身往回跑,王磊在後追趕。王新元、趙印芝為保護小菲追打王磊,三人扭打在一起。

小菲上前拉拽,被王磊劃傷腹部。王磊用右臂勒住小菲脖子,王新元、趙印芝急忙沖上去,趙印芝上前拉拽王磊,王新元用鐵鍬從後面猛擊王磊。

王磊勒着小菲脖子躲閃并将小菲拉倒在地,小菲掙脫起身後回屋拿出菜刀,向王磊砍去。

期間,小菲回屋用手機報警兩次。王新元、趙印芝繼續持木棍、菜刀與王磊對打,王磊倒地後兩次欲起身。

王新元、趙印芝擔心其起身實施侵害,就連續先後用菜刀、木棍擊打王磊,直至王磊不再動彈。事後,王新元、趙印芝、王某某三人在院中等待警察到來。

後來,小菲、爸爸王新元、媽媽趙印芝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羁押在看守所内。小菲很快被釋放,但是,她的爸爸媽媽一直在看守所裡。

小菲之前在接受專訪時表露心聲:“很擔心我爸媽,他們還關在裡面。父母是為保護我才進去的,如果他們被判有罪,我一個人出來也沒什麼意思。要我進去能夠換他們出來,我也願意。”

小菲父親王新元

當正義遲遲未能出場,往往得讓輿論來擔當催生婆。

2019年1月18日,“上遊新聞”獨家報道了《追女大學生遭拒,持械闖對方老家遭反殺》,引發輿論廣泛關注。民衆一邊倒挺小菲一家,面對一個手持緻命兇器的惡狼般的闖入者,除了與之殊死搏鬥,沒有第二種選擇。

這是老實人最後的自保,如果這都有錯有過有罪,如果這都不屬于正當防衛,那麼什麼才叫正當防衛,讓人去哪裡找安全感。

南京彭宇案,給了國人一個很糟糕的心理暗示:幫助别人是會惹來麻煩的,不如事不關己高高挂起。

這一次,大家關注“涞源反殺案”,為小菲家人鼓與呼,其實,也是在合力撐住脆弱的正義底線,它關乎每個普通人以後在面對惡狼入侵時的行動選擇。

就在今天,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檢察院通報“涞源反殺案”最新情況:對涉事女生父母決定不起訴。

“根據案發時現場環境,不能對王新元、趙印芝防衛行為的強度過于苛求。王新元家在村邊,周邊住宅無人居住,案發時已是深夜,院内無燈光,王磊突然持兇器翻牆入宅實施暴力侵害,王新元、趙印芝受到驚吓,精神高度緊張,心理極度恐懼。在上述情境下,要求他們在無法判斷王磊倒地後是否會繼續實施侵害行為的情況下,即刻停止防衛行為不具有合理性和現實性。

本案王新元、趙印芝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這樣處理有利于制止不法侵害行為,有利于保障公民正當權益,有利于維護公民人身權利和住宅安全。“

一個社會,越關注什麼,說明越缺少什麼;越等待什麼,說明越渴望什麼。

所以,伱也就可以理解,為何今天檢察院的通報出來後,輿論一片擊掌叫好!

@寒潭對長亭晚:作為一個女生,我真的很感謝伱們能認真考慮輿論和正當防衛。

@心靈北極星: 不這樣判,就是鼓勵持兇器去人家家裡求親。

@落下的雨石:終于塵埃落定還人心一個慰藉了!

更多猛文:

爆一切未報之料!!!

這是可能被禁止的書,得到要珍藏!